对话 | 孙涛勇:微盟四年,活在中国经济的毛细血管里

2017-7-6

文 | 阑夕

当京东市值逼近百度,「BAT」格局不再的声音再度甚嚣尘上,这似乎成了间歇性的舆论惯例。

与此同时,无论百度多么挣扎抗拒,它依然难以否认自己的商业模式正在受到肢解的事实,而微盟的创始人孙涛勇在2012年决定离开百度独立创业的时候,未必不是想要摆脱「当局者迷」的陷阱。

「当时很明显的感觉到,线下生活服务的企业,很难去从百度获取流量,这个路径很不自然。」而微信公众平台的推出,则让包括孙涛勇在内的很多人,看到了集成信息和服务的全新入口。

那个时期,旧的大陆分崩离析,新的海洋一望无际。

除了孙涛勇的微盟之外,王珂的微店(前口袋购物)、白鸦的有赞(前口袋通)都是同期选手,而它们最终也分别开拓了不同的航线,孙涛勇记得当时还有帮助企业代建App的短暂风潮,「后来果不其然的都死掉了。」

而腾讯自然乐见第三方服务商帮助微信完善它的的生态系统,所谓「连接一切」的战略,其实就是坚定平台角色的扮演。

△ 孙涛勇生于1987,今年刚满30岁

在创办和经营微盟的过程中,作为微信生态的一环,孙涛勇认为移动互联网为这个产业注入了大量的流动资源,在存量方面,首先是电商规则的局部瓦解,很多商家不得不重视微信的自有流量,而社交电商的落地也造就了广义上的微商崛起;在增量方面,线下门店终于能够利用智能手机的定位能力,去主动的营销和服务顾客,这使那些「掌柜」有着新的动力去做出成本投入。

因为市场倒逼需求,所以就有了包括微盟在内的解决方案提供商,无论是要在微信里新建一家店铺,还是做到店会员管理系统,是要开发微信的服务号,还是做一个小程序,我们都有标准化的产品,去衔接各个场景。

有趣的是,尽管「站队」的是在腾讯这边,但是孙涛勇却相当赞同由马云提出的「新零售」的概念,因为数字科技终将抹消线上和线下的界限——就像现在已经没有在线和离线的分别——「也就是全渠道的升级换代。」

在孙涛勇看来,腾讯——或者说是微信——的最大成功,在于它能够重塑用户的行为习惯,比如手机扫码这件事情,几乎就是以其一己之力推动完成,如同一场大型的巴甫洛夫实验。

沟壑已填,异路同归。

微盟早期也曾将工作重点放在帮助用户兴建网店这件事情上,「这是因为淘宝和天猫的页面在微信里打不开,所以大家都在想着如何去瓜分这个禁区里的流量。

不过,在将微信视作流量管道之后,这个平台的重要性反而有所下降,因为它的内在流量无论如何都比不上专业电商那么精准,而很多尝试着在公众号和朋友圈里卖活的个人卖家,也因为经营水平良莠不齐,而表现出了巨大的差异。

而让孙涛勇眼前一亮的是,那些看似普通的线下商户,因为有着门店里天然存在的顾客流量,在使用微信作为转化工具之后,「都是一个月两三万的粉丝,而且不断的涨,都不需要任何特殊的技巧,就是放置二维码,给折扣,给优惠,人就不停的进来。」

同时,这也涉及到成本因素,普通人受到鼓动,一时兴起的去做做微商,很容易因为个人能力的不足退下阵来,也不需要付出太多的代价,但是已经有着实体生意的商家不同,他的体量再小,也在租金、商品方面投进去了难以收回的真金白银,并驱使着他勤于提升业绩。

所以微盟逐渐在这个方向找到准心,整个零售业态,每个行业都高度独特,餐饮、酒店、美业、商超甚至KTV,无不具有城墙高耸的特点,需要外科手术级别的理解和服务。

「这里面也有通的,是什么呢,会员能力,你开任何店,都是要做会员体系的,光是围绕会员能力的券,我们都提供了十几种,什么代金券、满减券,但是远远不够,覆盖不了所有细分场景,所以我们也基于自己的长处,做了PaaS平台,去让更多的技术能力,能够共享进来。」

比如微盟就和很多收银以及POS机的厂商对接合作,通过软件端的整合,对外输出相对一致和无缝的服务体验,然后不断向上打通数据,形成一个共荣的第三方事业群,「在顾客那一头仍然是流畅的,他感觉到很方便,不管是扫码排队还是会员买单,都是一键完成,而在后端则是多个企业一起帮助商家提供这种体验。

而小程序的推出,则让孙涛勇看到了另一种未来的可能性。

尽管微信公众平台曾经主动划分订阅号和服务号的差别,但是这款产品的媒体属性依然过于强盛,用户很难通过严谨的理性判断,去一一锚定每个公众号的用途。

很多企业也都面临过公众号「但凡推送,必定掉粉」的规律,因为用户的来源不可控制,关注的理由也千差万别——比如有的时候只是为了临时获得一个折扣代码——于是推送内容的行为反而冒犯了不被打扰的预期,索性赶紧取关。

所以小程序的「破而后立」,委实属于又一场重建认知的浩大工程,这原本就是微信所擅长的。

只不过,相比公众号的摧枯拉朽,小程序的发展始终有些慢热,这让那些怀有红利心态的期许落空,也使微信在强化小程序的意图上变得出乎意料的明显,比如让孙涛勇也感到有些意外的「每天深夜搞事情」,就表现出微信团队的急切。

从今年4月开始,微信公众平台的官方帐号开始高密度的推送有关小程序新增能力的通知内容——它们多在深夜发布,颇有突然袭击的意味——这也使得微信的「克制」美誉有些含义上的变化:或许,「克制」并非微信的成功原因,而是微信成功之后的结果。

不过微信的一反常态,却对包括孙涛勇在内的第三方开发商起到了安抚作用,因为这意味着微信并不永远都是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在它全力创造未来的时候,也不吝于表现出「All In」的势态。

所以孙涛勇和他的微盟向外释放出「长期看好小程序」的信号,这不仅体现在其团队逐个城市的办会普及微盟的小程序配套产品「微盟智店」上,也在于他个人对于微信生态的信任。

△ 「微盟智店」希望全面升级商家的数字能力

我经常把腾讯理解为互联网的7-11,它最终不会有自己的工厂、配送和门店,而是数以万计的加盟商帮助它黏合整个消费服务体系,最后它的利润会比全家跟罗森加起来都高。腾讯也是这样,它不可能去向一个二线城市的火锅店去做精细沟通的,它做好产品,剩下的交给使用产品的各个角色就可以了。」

迄今为止,小程序依然没有一个中心化的分发渠道——也就是没有正式的小程序商店——这或许和腾讯不愿触犯营建上层系统的苹果和Google有关,但是孙涛勇则坚信小程序的基因始终在于线下场景,「扫码依然是最自然的触发方式。」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小程序其实不是取代公众号,而是把HTML 5重新封装起来,提供了一种接近Lite App的思路。」就像苹果App Store里的应用数量从0到200万用了足足十年,孙涛勇也认为小程序是一个细水慢流的事业,「你不用去抢什么红利。」

早些时候,首款实现刷屏效果的小程序「匿名聊聊」被微信紧急封停,这让很多人感到费解,毕竟有这么一款现象级的产品可以重燃用户对于小程序的兴趣,对于微信而言也不见得是一件坏事。

孙涛勇倒是有自己的「经验之谈」,他和「匿名聊聊」的开发者魏志成有着私交,当天也看到数据奇迹般的上涨,但其实心里是忐忑的,隐约觉得不能坚持多久,「果然晚上就被封了,因为这不是微信想看到的。

「小程序的使命不是在传播方面,这种数据会造成认知偏差,微信一定会用规则去解决,它希望的还是用户本身的需求被激发了,才会想到去使用一款小程序,所以它的背后一定是不同行业的产品,比如订票或者点餐这些,而不是把酷炫和娱乐当成卖点。」

目前,微盟在全国已经拥有超过1300家代理商,孙涛勇将之称作是渗透到巨大经济体的毛细血管里的微观组织,是它们带着微盟供应的「武器弹药」帮助海量商家升级作战装备,提前立足于新的时代。

这也和中国的互联网发展速度有关,尽管那些因为规模过大而转型艰难的传统企业对于新经济、新零售等挑战多有埋怨之处,但是那些包袱没有那么沉重、带有朴素致富愿望的中小企业却呈现出了足够亮眼的学习热情和提升欲望。

「我们在哪个城市办场会议,都是几千人来报名,大家都是想要迫切的了解商业世界的变化,想方设法的去掌握新的技能。」微盟成立四年有余,已经攒有220万的企业客户,这让孙涛勇看到了专注扎根企业服务的曙光。

他也并不认为微盟是一个平台商——「每个创业者都做过平台梦,但是真正去同时对接B端和C端的时候,市场竞争特别激烈」——更为贴切和主观的定义,是做一个「企业服务的入口」,无论是自己开发还是开放合作,微盟希望能够向企业提供一切「可以变得更加智慧」的技术资源。

这同时也是软件销售的逻辑,微盟的全系产品既不储存商家的用户资源,也不实施交易扣点,而是明码标价的收取服务费,所有数据都支持自由导出。

△ 微盟的服务市场接入了大量的第三方应用

显然,这和美团点评等同样立志于服务实体商业的平台产品,有着本质上的分别,并造就了迥异的诉求,有的商家希望能够获得增量客源的分配,可能就会更希望和平台合作,有的商家不愿受制于人,就倾向于只是寻求技术上的解决方案。

根据发改委的统计,民营企业为中国创造了80%左右的就业和60%左右的GDP,在宏观经济压力不轻的情况下,这个群体的福祉多寡,和整体社会密切相关如同微盟这种在毛细血管里加速血液流通效率的企业,则对冷暖甘苦更能感同身受。

孙涛勇则乐观表示:「这是一个大的生态协同,如果各自都能共享自己的核心能力,去把各项资源的利用率达到最高,就是对中国经济的最大助益。」

显然,微盟希望造就一个「万能的微信」——人们曾用「万能的淘宝」来表达什么都能买到的惊讶——而在未来,打开微信可能同样可以获得一切服务,而支撑这幅蓝图的,就是腾讯及其背后的万千服务商。